在加里波利的岩石上
在加里波利的岩石上

加里·奥德曼(Gary Oldman)盘活了无甚新意的电影《至暗时刻》,还把80年前的丘吉尔带回了人间。在艺人的天才演绎下,一个时代英雄活灵活现,甚至让我怀疑,奥德曼刻画了一种不大符合常理的关联。他的表演似乎暗示,在英雄的身上,具体的错误与抽象的德行乃是不可分割的人性,以至于当片中的丘吉尔柔声细语地把加里波利(Gallipoli)的灾难全部归咎于无能的下属时,很多观众会心生怜悯,哪怕在那个地方,那个狭长半岛的海岸,被战争葬送的人超过10万。

这段绝望到令人虚无的惨剧曾多次搬上银幕,最著名的一部就叫《加里波利》,由后来导演《楚门的世界》的彼得·威尔(Peter Weir)执筒,参演者包括梅尔·吉布森(Mel Gibson)等人。作为战胜方,土耳其也拍了不少影视作品。最近一部电影叫《恰纳卡莱》(Çanakkale),因为在土耳其的历史教科书上,那场战争以达达尼尔海峡沿岸的一个城镇命名,称为“恰纳卡莱之战”。

  后世的历史学家一致认为,无论是土耳其、澳大利亚还是新西兰,他们的国家认同都与这场战争密不可分。有了这份骄傲,土耳其才能从奥斯曼帝国的僵死躯壳中破茧而出;有了这份深切的哀痛,澳新两国民众才第一次觉悟,什么叫做家国情怀。

  如今,澳新军团登陆的那个无名海湾成了一片大型的墓园,埋葬着澳新军团的遗骨,也安息着土耳其的亡魂。现在这个地方名叫“澳新军团湾”(ANZAC Cove)。很难想象,当年坚硬的岩石上,可以长出青草,还有苍翠的树。

  墓园的一块石碑上,镌刻着凯末尔的几段话,摘自1934年他写给澳新两国母亲的一封信。铭文如下: “这些献出鲜血和生命的英雄们
在一个友好国家的土地上
和平地长眠
约翰尼们与穆罕默德们
对于我们来说并没有区别
我们把他们安葬在一起。
从遥远国度将自己儿子送到战场的母亲们
擦干你们的眼泪吧
你们的儿子如今躺在我们的怀里
他们在安息,他们将和平地长眠
在这块土地上献出生命之后
他们已经成为我们的儿子。”

公司名称:北京正好博大科技有限公司

客服热线:400-706-0522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916室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京ICP备0609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