探秘海南尖峰岭
探秘海南尖峰岭

生态摄影最大的魅力往往在于,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会遇到什么?一条“隐身”毒蛇?一种特有蛙类?还是一只稀有的昆虫?往往这些偶遇,更让人期待,会让人有超爽快的兴奋感!

【图片】蛇菰,蛇菰科,蛇菰属多年寄生肉质草本植物。寄生是它最独特的地方,这种植物不长叶子,全身也没有叶绿素,所以它也不需要进行光合作用,它靠寄生在其他植物的根部获取营养。长不了多高就要开花、传粉,繁殖后代,花还是臭的,只能吸引蝇类等喜臭的昆虫传粉,真是一朵奇葩。

  【图片】齿华螳,华螳属。齿华螳给我的第一感觉就是它纯净半透明的身体,质感十足,真是尤物一样的存在。半透明状的身体也是华螳属螳螂若虫的普遍标志。螳螂是生态摄影中最好的模特,也是我很喜欢的一种昆虫。你拍它,它总会很配合,但也会偶尔跟你打打螳螂拳,左左右右在你镜头面前乱晃。

  有时候,有些物种,由于分布海拔比较高,我们也会选择向上爬,但也绝不是只为了看看“风景”。我们的每个假期几乎都是在国内各大保护区中度过的,充实、刺激,富于挑战。反复思量过后,还是决定把我的旅行方式、旅行故事真实的呈现给大家,因为我不仅拍摄图片,更享受整个发现与拍摄的过程。户外的理念本该是多元化的,不应只停留在徒步、登顶、穿越这些范畴。一边户外旅行,一边探寻和发现自然中有趣的生物,拍摄下大自然神奇的一面,而不只是匆匆走过,细细体味自然的神奇魅力将会有更大的收获。

  生态摄影最大的魅力往往就在于,你根本不知道下一秒你还会遇到什么?一条未列入我的物种单的毒蛇?一种特有蛙类?一只稀有的昆虫?还是一株奇特的植物?往往这些偶遇,比列入名单的那些物种特有魅力,也更让人期待!在这次行程中,我真是体验了这种超爽快的兴奋感!

  【图片】过树蛇,游蛇科,过树蛇属。过树蛇无毒,拥有树栖蛇类共同的特征,脑袋大,眼睛也大,视力极佳。它们的眼睛可以占到脑袋的1/4,颈部很细,躯干和尾细长,身体拥有很强的缠绕性。以树栖生活为主,主要食物为蛙类和蜥蜴。

  与过树蛇的邂逅也完全超出了我的预料,去到住地的前几日,连续下雨,心情糟透,这天依旧大雨,我和好友被困在住地,无法外拍,一觉睡到中午,肚子空空,见天已放晴,屋内外都弥漫着水汽蒸发的闷热感。我迷迷糊糊把潮乎乎的被子拿到外面去晒。刚晒好被子,发现晾衣杆旁边生长的树枝上,一条“绳子”动了一下,定眼一看,竟然是条蛇!

  我迅速跑回住地,叫醒好友,拿起相机,只穿着内衣内裤冲了出来。让我们欣慰的是,过树蛇并没有离开,它依旧在那里悠闲地晒太阳。路过的女服务员,估摸是被我们的举动弄糊涂了,捂着嘴,笑呵呵的从我们身边走过,她们应该不关心我们在拍什么,只是不解我们为何穿成这样……

  【图片】丽棘蜥,鬣蜥科,棘蜥属。丽棘蜥,在海南当地算是优势种类,每天外拍都能遇到很多条,白天能遇到,夜晚更多,它们的食物主要为昆虫。国内的一些山区,有时候村民会认为丽棘蜥比毒蛇更毒,被它咬了,无药可救。其实它体内并没有毒腺,也没有毒牙,而且一般情况下它不会咬人,所以即使被咬了也不会中毒。

  丽棘蜥,我们住地周围就有,每天都会看到很多很多,起初并不觉得怎么稀奇,直到有一天,看到了它(上图右)。可能有的朋友会说,这两只除了颜色不同,基本是一样的嘛!是的,就是颜色,这种蜥蜴会根据所处环境而变色,只是变色不像非洲马达加斯加岛的避役(变色龙)那么迅速,也真是我国特有的一种“变色龙”了。

  生态摄影旅行绝对是对体力和精神的双重考验,每日都要考验身体极限,每日要负重15KG(摄影器材+食物、水),由于我只能在保护区停留较少的时间,所以我和好友都会倍加努力,基本每天只睡4~5个小时,白天夜里都要出门搜索与拍摄,粗略算了一下,大概每天要走15~20km路程。只有这样才有机会与更多珍惜物种相遇。也才有可能拍到更多的照片。这可能对于一般旅行者来说,是受罪、是折磨,但对我来说,这样的生活确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,我更是陶醉其中。对我来说,最让失望的绝不是没有好的住宿、饮食条件,而是没有拍到可心的照片,没有遇到更多的新物种,这种打击往往比体力耗尽来得更快。

  我想作为开篇,我就先写这么多了。尚有些内容。以后会继续写,我在其他地方的旅行。

公司名称:北京正好博大科技有限公司

客服热线:400-706-0522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916室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京ICP备06098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