沙溪“新移民”
沙溪“新移民”

我们有一个真正的敌人,就是我们自己;所有的学习,不过是为了学会如何与自己相处。无论我们选择旅行、流浪还是移民古镇,都试图探寻一条抛却得失之心并与自己和解的途径。

从大理古城辗转剑川县,抵达沙溪古镇时,已近傍晚。沿着溪流的方向,缓步深入古镇,两旁店铺、住家都自朴素清雅,即使客栈,亦不张扬。一家客栈前,一位青布衣褂的老者坐在门槛上,抽着碗粗的水烟筒,咕咕嘟嘟地吞云吐雾,卧在他脚边的土狗时而拍动两下耳朵。还未看房间,我就立刻决定落脚在这家客栈。

云南的沙溪,与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深圳一样,成为了大家的一个新的移民点。在云南,不断有人定居到大理、大研、束河和白沙。他们颇有自嘲精神,组成了一个“城市失败者联盟”。如果说奉行竞争哲学的人们是“刚”,主动退出红海的“城市失败者”就像水一般“柔”。“与世无争,则天下无人能与之争”。这些自认失败的新移民们,创造出一套属于他们自己的“无争哲学”。

沙溪的新移民在这座千年古镇之中开设小小咖啡馆,却并不打扰沙溪的宁静。他们也逐渐被当地人的朴实打动,捡来拳头般大小的松塔穿成串,悬挂起来作为装饰。也许曾经的他们都是穿着西服、套装,挎着价值不菲的名牌包包,踩着格格作响的皮鞋或者高跟鞋,穿梭于钢筋水泥的城市森林之中。如今的他们,都已打扮得轻松随性,粗布麻衣加布鞋足矣。

  很多人认为,敢于进行长途旅行的人是勇敢的。我却觉得,相比之下,敢于流浪和退出城市、移民古镇的人更加勇敢,因为他们在与自己的惰性和惯性长期作战中,取得了阶段性胜利。惰性让人不愿改变已有的生活方式,惯性让人在忙碌中停不下来。新移民们抛却城市中竞争的生活方式,停下了忙了又忙的手脚和头脑,重新选择,从容度日。

  有竞争自然就会想赢或者怕输,那得失之心会使自身的快乐,操纵在别人的手里。所有工作中、生活中出现的竞争对手,都不过是我们自己塑造的假想敌。这一生,我们只有一个真正的敌人,就是我们自己。恰好这个“敌人”,也是一生中陪伴我们时间最长的人。我们的所有学习与练习,不过是为了学会如何与自己相处。

  无论我们选择旅行、流浪或是移民古镇,都是在试图探寻一条抛却得失之心并与自己和解的途径。

  青山环抱是天成,金沙江、澜沧江、怒江三江并流是天成,周遭的众多盐井是天成。沙溪之美,在天成,亦在雕琢。茶马古道是雕琢,黑惠江上的玉津桥是雕琢,兴教寺大殿楣头的壁画是雕琢。整座古镇除了寺登街,似乎只有两条巷子有名字,分别叫北古宗巷和南古宗巷。兴教寺、魁星阁古戏台与商铺都在寺登街上,民居皆散布在巷中。东、北两寨门比民居略高尺许。老马店、红砂石板、百岁古槐,它们不置一词,沙溪的苍老和马帮旧日的风采已然被勘破。

  渐趋隐没的星辰和微微亮起的天光中,雨住,风起。风声中裹夹着龙头三弦的声音。沙溪太小了,似乎整个古镇都能听得到。

公司名称:北京正好博大科技有限公司

客服热线:400-706-0522

公司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南磨房路37号华腾北搪商务大厦916室

网络经济主体信息
京ICP备060982